背景:
阅读文章

春风一夜“落黄金”

[日期:2015-01-28] 来源:转载  作者:陆星儿 [字体: ]

春风一夜“落黄金”

陆星儿

 

    正是早春三月,朋友来邀:“去江苏泰州兴化看油菜花,都是浮在水面的,又似海一样浩浩荡荡。”朋友还说:“这样的垛田风光,是较为少见的。”我以为朋友的话有些夸张,不就是油菜花么,春风一到,上海郊外也随处可见。但我还是经不住诱惑,毕竟难以想象,油菜花是如何“浮在水面”又似“海一样浩荡”?!

    驱车近兴化市东郊,我们果然驶入了一片金灿灿的海洋,成千上万怒放的油菜花扑面而来,铺天盖地的小黄花,稠稠密密、蓬蓬勃勃,如浪如涛,仿佛把一切染黄了;不知是谁,触景生情地感慨道:“这真是一种集体的壮美啊!”一声赞美,使我们一车人都为眼前如此壮观的情景而顿生诗意,你一句他一句,尽管踊跃,但面对着选祥一个声势浩大的集体,语言、诗句都显得无能为力,虽说,油菜花只是一种最朴素的农作物啊!我急中生智,扭头问坐在一旁的兴化市委宣传部长:“你们不是有民歌,老百姓是怎么形容油菜花的?”部长小声回答:“叫落黄金。”我不由地惊呼:“架不住兴化能造就著有《水浒传》的大文学家施耐庵啊!”而春风一夜“落黄金”,真是黄了千垛,黄了村庄。

    所谓“千垛”,更是兴化的一大奇观。仔细察看,那无边无际的花海,原来是由一个个星罗棋布的“小岛”组成。从东南的得胜湖到西北的乌巾荡,遥遥湖荡之间,有成千上万块垛田凸出水面,大小不等,互不依连,四面皆水,形成千岛并立的大好局面。相传,这些垛田,是大禹治水时脚上落下的土。可见,这里的百姓与“治水”、与“造田”有着怎样悠长的渊源、怎样深厚的纠葛。兴化方圆两千多平方公里,水面积占去五分之一,可耕地尤为稀罕。据说,远在宋代,兴化城东完全是一片海滩,为了生存,兴化人祖祖辈辈就在这低洼的沼泽地里一船船、一锹锹地挖泥圩田,先是晒盐,后是种蒲。一直到解放前,兴化人在不断突起的垛田上才改种经济价值较高的油菜,而当地的垛田人不仅用心地改良着油菜的品种,并对种植油菜从育苗到移栽、施肥都有一套成熟的经验,尤其是施肥,他们有浇河泥的绝招,而且连浇三遍,有一首歌谣这样唱道:“一浇根儿稳,二浇花儿盛,三浇籽儿圆滚滚。”兴化的油菜花确实不同一般,油菜籽收成之高在全国挂帅,还进过中南海。举目望去,一垛垛挺拔的油莱,棵棵强壮,枝高竿粗,最旺盛的要没过人的头顶,饱满的花蕾迎着阳光怒放那样飒爽,那样浓烈,却又浓而不俗、华而不艳,仍同稻黍一样质朴。

    而兴化油菜花的质朴,更有一种难能可贵的表现,我们所到之处,无论圩堤沟沿,路边村头,或是房前屋后,都是黄澄澄一片,油菜花占满着这些角角落落的地边,哪怕是零星的一点半点,它们也会寸土必争,决不荒废,这种对土地的珍惜之意,实在令人感动。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,以土地为本,而水乡兴化造地为生的漫漫历程,使他们对每一捧泥土都别有钟情。

江苏兴化的千岛垛田、万顷油菜,确是一部古老的历史,更是一道举世无双的风景啊。   (摘自2001529《解放日报》朝花版(16))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肖冬 | 阅读:
相关文章      
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