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阅读文章

不知故乡

[日期:2015-03-19] 来源:转载  作者: [字体: ]

不知故乡

我不知道我的故乡在哪里。

襁褓中,故乡可能就是慈爱的目光,远离了母亲我想我肯定会哇哇大哭的,不然,做母亲的有事离开何以要偷偷地走?有了记忆,故乡是温馨的家,高高的门槛把世界分作故乡与异地,好不容易跨了大门还要回首望一望家是否依旧。稍大故乡变作熟悉的村子,十里外的小镇是不去的,害怕忘了回家的路。

我从来都不去想大西北的荒凉,事实上却让我身临其境。于是,让我舍得为故乡流泪,让我舍得为故乡贴金。每每回家一趟,总会花些辰光走走旧地。

而今,回来了,离家五百里,都在江南,给人感觉似乎就在村口。故乡不再是少时的内涵,它是爷爷山间的息地与父母的花发和病躯。

故乡是酒,时久而味弥醉。

我不知我的故乡该有谁。

我知道乡下那时的干部很多,书记、会计、大队长、小队长……记得马成曾是大队长,脖子上挂只哨子,整天命令大伙今天怎么,明天如何如何。现在他已没有这份权力了,不过养了三四百只鸭子,照旧吆喝鸭子们从东到西,由南往北,每天拿百来斤谷骗它们下蛋,据说收成也蛮好。

二龙一家是村里的象征。他办一家建材厂和一家印刷包装厂,效益一直冒尖,镇子上好多人都想进他的厂。董事长、总经理是他的头衔,西装革履,戴副变色眼镜,手握大哥大,挺像回事的。这回叫我在城里帮他找辆车子,说“桑塔纳”差了些。要进口的,钱不在乎,要的是气派。

故乡是春,朝气袭人。

我找不着我故乡和我故乡的人,不管时空。

我的故乡是低矮的民房与泥泞的村路,穿着补丁衣裳的闲适的村姑村夫和到处瞎奔随地拉屎的猪羊。自来水与煤气灶,皮夹克和表弟的胯下一步“马”,大婶指间的“星”,不是我记忆中的故乡。

可是,我有故乡。我曾经在那里生养,浓浓的乡音是不灭的印记,不然,有聊无聊时,怎会有意无意地念着它,护着它。

故乡,一篇上乘的散文,形散神宛然。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肖冬 | 阅读:
相关文章      
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