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阅读文章

朋 友

[日期:2015-03-19] 来源:转载  作者: [字体: ]

朋 友

巴金

一次旅行使我更明了一个名的意就是朋友。

七八天以前我曾一个初次面的朋友:“在朋友的面前我只感到cánkuì。他待我太好了,我直没有方法可以答他。”并不是谦逊的客气是真的事说过这,我第二天就离了那朋友,并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和他再。但是他所我的那一点温暖至今使我的心在颤动

我的生命大概不会是久。然而在那短促的去的回中却有一盖明灯,照了我的灵魂的黑暗,使我的生存有一点光彩,明灯就是友情。我应该它,因靠了它我才能活到在;而且把家庭所我的除掉的也正是它。

有不少的人了家庭弃朋友,至少也会在家庭和朋友之划一个界限,把家庭看得比朋友重过许多倍。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朋友是暂时的,家庭是永久的。在好些人的行里我发现个信条。个信条在我在是不能了解的。于我,要是没有朋友,我在会成什么样西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也我也会一个老婆,生几个小孩,整日价做着发财的梦,抛弃了事mèi了良心去做一个社会制度的忠拥护

然而朋友把我救了。他们给了我家庭所不能够给西。他的友,他的鼓励,几次把我从深渊的沿wǎn救回来。他们对于我常常露了大量的慷慨。

我的生活曾是悲苦的,黑暗的。然而朋友把多量的同情,多量的,多量的欢乐,多量的眼泪都分了我,西都是生存所必需的。些不要答的慷慨的施与,使我的生活里也有了温暖,有了幸福。我默默地接受了它。我并不曾说过一句感激的,我也没有做一件答的行。但是朋友却不把自私的形容加到我的身上。于我,他是太大量了。

一次我走了多新的地方,看多新的朋友。我的生活是忙碌的:忙着看,忙着听,忙着,忙着走。但是我不曾感受到一点困,朋友们给预备好了一切,使或不会缺乏什。我走到一个新地方,我就像回到了我的在上海的被日军毁掉的旧居。而那多真zhì的笑是在上海所不常看的了。

一个朋友,不管他自己的生活是怎困苦简单,也要慷慨地分一些西我,然明明知道我不能够给他一点答。有些朋友,甚至他的名字我以前不知道,他却也心到我的健康,处处打听我的病况,直到他了我的被日光晒黑的和手膀,他才放心地微笑了。这种情形确实值得人流泪

有人相信我不写文章就不能生活。两个月以前的一个同情我的上海朋友寄稿到广州《民国日》的副刊,于我的生活的。他也我一天不写文章第二天就没有吃。是不确的。次旅行就明出来,即使我不写一个字,朋友也不肯冻馁。世间还多大量的人,他并不把自己个人和家庭看得异常重要,超了一切的。靠了他我才能生活到在,而且靠了他们还要生活下去。

朋友们给我的西是太多太多了。我将怎样报答他呢?但是我知道他是不需要我答的。

近来我偶尔读朋友的,看这样“消乃是生命的一个条件……世有一不能与生存分的消,要是没有了它我就会死,就会内部地干枯起来。他须开花。道德,无私心就是人生之花。”

在我的眼前放着这么多的人生的花了。我的生命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花?道我已是“内部干枯”了

一个朋友说过:“我若是灯,我就要用我的光明来照黑暗。”

我不配做一明灯。那我来做一木柴。我愿意把我从太阳那里受到的热发散出来,我属意把自己得粉身碎骨来给这一点温暖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肖冬 | 阅读:
相关文章      
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