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阅读文章

心 愿

[日期:2015-03-19] 来源:转载  作者: [字体: ]

心 愿

钟华

 

  在小城埃克斯,我最熟悉条小街,也最喜欢这条小街。路面干干净净,没有一点土。两旁的小房最高不,一色的,米黄色的。家家户户都有个小院,院里有花有草,很多,也很高,半空一片翠绿。我次上都从,很少到人,清静极了。

  有位老人我常遇。她七十上下年,很和善,脸红红的,像市列塔尼的民。她有站在口,有时贴笆散了面,是微笑着打招呼。时间长了,她知道我是老,我也确信她是位好老人。看得出来,她很想跟我说话,可能是好奇,在座十万人口的小城,到个方人是很稀奇的。

  今年五一,老人在自家卖铃兰花,看我来了,站起来

  “您好,先生。”

  “您好,太太。啊,多美的铃兰花。”

  “喜欢吗?”

  “很喜。”

  “拿一束吧,愿您幸福。”

  铃兰是一草本小花,高不盈尺,叶片椭圆,下面挂一串档形的小白花,香气淡淡,很是雅致。在法国,花是一正式职业,不是花人,有多好的花也不能。惟铃兰得天独厚,不在禁例。一五月,街巷尾,花店内外,一片铃兰清香。“铃兰铃兰,幸福的象征”,喝声不于耳。者多是老人、女和孩子。不少人把自家小院铃兰下来,三五株一束,用玻璃包好,装到子里,放到口,也没有人管,就扔下几个硬,拿走一束。因五月一日是我的生日,故而这时我都一束插在屋里,它使我想起全家人一起吃寿面的情景,那份幸福,那份深'深的思念,很用言表达。它使我想起我国的一水仙花,只要一勺水,几小石子,就能出碧绿的叶子,出乳白色的小花。人迎春花是春天的使者,其,水仙花最先感知春天的脚,最先唱起迎春歌。

  我拿起一束铃兰花,老人:

  “多少,太太?”

  “随您便,要是不要,会难为您。”

  我摸出几枚硬放到花里。

  “再拿几束,您的朋友,我送的。”

  老人是真心意的,我也没有客气,又随手拿起两束:

  “那就谢谢您了。”

  “我年年种铃兰得很多,只一份心愿,愿人人幸福。”

  多善良的老人!

  不久,我面了。她正在院里修剪玫瑰,看我来了,招呼也没打,像到老朋友似的"来,先生,看看我的玫瑰。"

  "啊,这么多,真漂亮。"

  “我一生就喜花,铃兰和玫瑰,尤其喜欢红玫瑰。”

  她停了一下,接着:“花跟人一,有情有意,不是?”

  “跟您一,我也喜欢红玫瑰。”

  “年候,我丈夫第一次来看我,便送我一枝玫瑰。婚以后,他在院里了很多玫瑰,是把最好的玫瑰剪下来,送我。”

  接着,她跟我起她的丈夫。她,她丈夫是一位者,是人的朋友。他去世界各地采访穷人的生活,写了很多同情他的文章,希望引起社会的注意,改的命运。她跟她丈夫去过许多国家,参观过无数名古迹:埃及的金字塔,美国的大峡谷,秘丘比丘,洪都拉斯的雅古迹… 还说,他有两个儿子,女,都在国外,儿孙们每年圣诞节回来看她,很多礼物。

  “先生在……”

  “他死了,死了多年了。些花就我来侍弄了。”她有些凄然。

  我后悔不该问她,了一会儿,她平静下来,转变话题问我:“您是日本人吧?”

  “不,中国人,北京来的。”

  次来法国,不少人我是不是日本人。我不是,是中国人。他:“香港来的?”“台湾来的?”我有点,也有了经验。以后有人,我就一答到底,省得罗嗦

  “啊,中国,北京,那是个的国家,多神奇。”她的眼睛一下子得雪亮,着奇异的光彩。

  “您去?”

  “去。中国、日本、印度,我都去。那些殿、宇,屋上、壁上到都是。黄河是条大金江是条大青城也是条大。我吧?”

  “,一点也不。”

  “有紫禁城,跟梵蒂博物在太美了。”

  “您真幸运,太太。”

  “在老了,哪儿也去不了啦。”

  分手的候,老人送我一束玫瑰。回到家,我找了一个淡黄色的大花瓶,插好,放到窗的桌子上。心想,像这样的老人是不多的,去多地方,留下那多美好的回,儿孙们年年回来看她,有自己的情趣,自己的心愿,不空虚,不寂寞,没有悲,没有悔恨,真幸福的了。

  五月末考,六月末放假,很忙,没有再跟老人交。放假后,我的学生巴桑我去曼底他父母家住几天。我很喜欢诺曼底的野味,大花牛,苹果,潮湿的土地,嫩绿的牧,古老的庄园,浓浓的晨,以至牛和野花的气味,都我一享受,一身松,一返朴真的足。一天,我在田小路散候,起我认识的那位老人。巴桑听着,一言不,若有所思,似有所。直到我不了,沉默了,他才语调深沉地跟我

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你认识她?”

  “认识。我租她的房子,住了两年。她是一位好老人。不,她的那些事情差不多都是的。她丈夫不是者,也没有什经职业。他没有旅行,哪儿也没去,也没有孩子。二十年前,她丈夫酒后开车撞死了。以后,就她一个人生活,很苦的。她的那些旅游地,美好回,都是愿望,都是梦。”

  我的腿一下子得十分沉重,眼前一片迷茫。我慢慢地走着,也不说话。周一点声音也没有,曼底真静啊!林被一白气包着,太阳成一个昏黄的圈,圈又成一个巨大的用铃兰玫瑰编织的花,花有一布列塔尼民的,一双目光奇异的眼睛。曼底的在漫延,淹没了野上的一切。我什也看不了,仿佛自己也不存在了。我的心在下沉,不停地下沉,沉入曼底无,沉入曼底永久的静……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肖冬 | 阅读:
相关文章      
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