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阅读文章

断 臂

[日期:2015-09-21] 来源:转载  作者:杜泓锦 [字体: ]

  

四川德阳五中 201523  杜泓锦

 

“三轮!”

我和朋友走累了,他招手拦下一辆人力三轮车,拉车的是一个瘦弱的老头。

“到太平路”,瘦老头缓缓点了点头,“多少钱?”朋友接着问。

瘦老头干巴巴的手掌伸了一下:“给五块钱。”

朋友小飞嫌贵,却被我拉上了车:“算了算了,别人也不容易,就五块吧!”

我一向对三轮车夫都较大方,要论原因,还得从那件事说起。

我家大门口每天都停驻着一长串客运三轮车,除了最前面的三轮车夫坐立在车上“等生意”,其他人都围在一边的小坝坝里打牌娱乐。其中有一个车夫,身材不高,体格较瘦,长着两撮小黑胡子,年龄四十出头,虽不知其名字,但总认得长相。他价钱比别人要得低,拉运客人时总会适时跟客人嗑叨两句,而且当夜晚或下雨时大伙儿都散了,却只剩他坚持留着。这样,我们都挺愿意坐他的车。再由于他的胡子挺有特色,姑且就叫他“胡子叔”吧!

刚上初三的时候,可能是因为初三这股浪来得太猛了些,也或许是我自己那段时间太过松懈,所以成绩骤然间一落千丈,而且大有种跌入谷底难以再攀上山谷的感觉 一时间愁云笼罩,心情灰黯。那段时间我的心就像麻木了一样,任一切事物如浮云般从眼前飘过也无丝毫反应。

但当那天“胡子叔”那空荡荡的左袖管突兀而现时,我的心还是难以扼制地被触动了,一瞬间,各种感觉涌上心头:震惊、疑惑、怜悯……“胡子叔”直直立在车凳上,然而他面前的人却绕过了他,坐上了排在他后面的一辆三轮车,还附送一个鄙夷的目光:都残废了还来拉车,你不怕死,但总要考量我们的安全问题哪!

可我无所谓。当我走进胡子叔的三轮客车时,他的眼睛顿时亮了,一路上,我们依旧不时地扯出话题来谈——我也知道了他左手是如何“牺牲”了的: 帮助他的妻子做工时没留神。正当我的心中翻滚着无限同情时,“胡子叔”却笑了:“这有啥子!老天爷还只收走了我半只左手,虽然造成了一定的困难,但我要是就这么被打垮,那跟收了整个人去有啥子区别哟!我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变回原状,而且更好!”

我呆住了。回想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飘乎不定,遇折即退,倒地不起,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太过软弱。

我要像“胡子叔”那样,断我臂膀?可以,只当是前进路上必有的挫折与磨炼;断我心志?绝不可能!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肖冬 | 阅读:
相关文章      
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